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活动 | 专家观点 | 中国石油报:中国非常规油气开发路在何方?

中国石油报:中国非常规油气开发路在何方?

作者:ceep    来源:中国石油报    日期:2015-03-05

中国石油报:中国非常规油气开发路在何方?——美国的经验与启示

曹红 赵鲁涛 刘维旭

  编者按:日前,《中国石油报》刊登北理工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石油组曹红、赵鲁涛、刘维旭文章。作者认为,在当前油价低迷以及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储备不完善的情况下,在非常规能源开发的过程中,中国应该充分吸取美国的经验教训,不能盲目套用美国的做法,要因地制宜,结合目前国内常规油气和非常规油气开发的现状,设计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非常规油气开发道路。



  当前中国油气供需矛盾日益突出。2014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达38.4亿吨标准煤,石油和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分别达59.5%和32.2%。在此背景下,我国提出要推进能源供给革命和需求革命,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指出,我国在能源供给上要“立足国内”,“着力增强能源供应能力”,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日益受到重视。与此同时2014年6月至今,国际原油价格出现了大幅下跌,Brent原油从115美元跌至57美元左右,当前仍无企稳迹象。油价大幅走低,冲击着非常规油气(如页岩油、页岩气、煤层气和致密气等)的开发。受此次油价大幅下降行情影响,美国页岩油开采商WBH Energy日前申请破产,这样的消息无疑深深刺激着刚刚起步的中国非常规油气开发。未来我国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前景和路线该何去何从?作为非常规油气开发相对成功的典范,美国在这一探索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对我国非常规油气规划与开发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出于保障能源安全考虑,自1973年OPEC实行石油禁运以来,美国便将能源独立作为能源战略最重要的目标,其中非常规油气的开发是其能源战略非常重要组成部分。从已经取得的成果上来看,美国近10年来页岩气产量增长超过10倍:2000年美国页岩气干气的产量尚不足4000亿立方英尺,占当年天然气干气总产量的比例不足1%,仅仅10年之后,这一数字在2010年飙升至4.8万亿立方英尺,占当年美国天然气干气生产的约1/4;页岩油方面,受页岩油技术突破影响推动,美国原油产量迅速增长,已经升至自198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日产量已接近900万桶。
  非常规油气的成功开发给美国带来了多方面的有利影响。从国家的角度讲,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带来了充足而低廉的能源,有效的降低了工业生产的能源成本,带动了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的制造业的复苏,为美国经济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而且更重要的是极大的推进了能源独立的战略的实现,美国逐渐摆脱了对中东能源的依赖,油气对外依存度进一步降低。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低廉的能源价格极大的降低了企业的成本,给企业带来的丰厚的利润,而且非常规油气开发带来的投资机会,促进了许多新兴能源企业的投资;从居民生活角度来看,非常规油气增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为居民生活提供了更清洁的能源,降低了居民出行和购买相关品的成本。
  美国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成功,归结起来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国家在政策层面上极力支持非常规油气的开发,二是受益于关键技术的研发与进步。首先,政策层面,在总体鼓励非常规能源开发基础之上,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法律措施,支持非常规油气等的开发。其中,《原油暴利税法》中“替代能源生产的税收津贴”明确了从1980年至1992年钻探的非常规天然气可享受每油桶当量3美元的税收津贴,旨在鼓励国内非常规能源的生产。1990年《税收分配的综合协调法案》和1992年《能源税收法案》均扩展了非常规能源的补贴范围。2004年《美国能源法案》规定,10年内政府每年投资4500万美元用于包括页岩气在内的非常规天然气研发。在丰富的页岩油气储量和税收优惠政策下,美国众多石油公司出于商业战略的考虑,对页岩油气开发提炼技术开展了广泛的应用研究。其次,美国非常规油气开发的成功还受益于关键技术进步。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两项关键技术的突破,使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在商业上实现了低成本运作和规模化生产。除此之外,美国非常规油气开发的繁荣还得益于配套设施、产权制度、市场机制、政策支持等一系列条件的发展和成熟。在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隐患方面,页岩气开采需要消耗大量的水资源,可能会造成农业用水紧张。针对页岩油气开采可能带来的环境问题,美国联邦政府以及州政府在环境保护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措施,这些措施涵盖了页岩油气开发的全过程:从钻井勘探到生产,到废水处理,再到气井的遗弃与封存,法律法规的严密与细致性有效保障了美国页岩油气发展过程中的环境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非常规油气成功开发的背后也存在着一系列隐患,结合目前世界石油市场行情来看,美国非常规油气带来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虽然美国能源独立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中东的常规油气能源在世界市场依然占有重要的地位。美国非常规油气开发所带来的充足的能源供应,不断挑战着OPEC国家在世界油气市场的影响,后者要保证中东国家的利益,因此OPEC国家不减产的决定最终进一步加剧了油价的下跌。在这以过程中首当其冲的是投资非常规油气开发的中小企业。事实上,除了美国本土油气开发商和钻井油服商,英国中小型独立上市油企也在遭遇低油价的“烦恼”,随着业内对油价进一步走跌的悲观预测,这些中小型公司已经开始为新一拨开支预算“踩刹车”,为进入廉价时代而重新调整中长期业务规划。
  中国是油气能源短缺十分严重的国家,非常规油气这块大蛋糕令人垂涎。一方面,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储量丰富。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在2013年公布的《页岩油和页岩气技术可采资源量》数据显示,中国页岩气的技术可采储量为31.6万亿立方米,居全球第一,是全球最有潜力的页岩气生产国;页岩油的技术可采资源量为43.7亿吨,占全球总量的9%。此外,我国埋深2000米的煤层气资源量约为35万亿立方米;油砂资源量约有1000亿吨,可采资源量可达100亿吨。另一方面,从政策规划角度来看,国内也非常注重非常规油气的开发。我国目前制定了许多相关的扶持政策,如《全国矿产资源规划(2008~2015年)》指出,要积极推进油砂、油页岩等非常规能源矿产的勘查开发利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指出重点开发复杂环境与岩性地层类油气资源勘探技术;《“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要推进煤层气、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利用;发改委《关于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长效机制的意见》表明,中国将加大对天然气尤其是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的政策扶持。除此之外,《煤层气发展规划》、《“十二五”页岩气勘探开发规划》等各项政策都在整体规划上对非常规油气的开发给予了支持。
  我们认为,在当前油价低迷以及我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技术储备不完善的情况下,在非常规能源开发的过程中,中国应该充分吸取美国的经验教训,不能盲目套用美国的做法,要因地制宜,结合目前国内常规油气和非常规油气开发的现状,设计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非常规油气开发道路。在现阶段油气资源开发上,我国应适当侧重于投资常规油气资源、加快走出去步伐,同时加强对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技术的研发、加快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政策制度设计、通过试验试点提高开采的可行性安全性与环保性。具体包括:
  首先,开发投资的重点依应放在常规油气能源上。虽然我国常规油气的探明率只有39%左右,低于美国的50%以上,但我国平均采收率为27%,仅为美国的一半,这表明我国常规油气还有巨大的开发潜力。中国不能放弃重点对常规油气的开发,不能剑走偏锋,毕竟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体系已经非常成熟,配套设施也非常齐全;应该从提高油气采收率,提高油气勘探成功率等技术层面出发,不断加强常规能源的开发和生产。其实美国非常注重本国资源开发,能源战略规划十分强调资源接替的重要性,作为能源消耗大国,不开发本国能源资源,将难以保障能源安全。因此,我国本土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依然是未来的重点。
  第二,要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自我国提出“走出去”战略后,中国油气企业进军海外取得了很大成绩,但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走出去”要确定主攻方向,做好海外投资项目的收益评估和风险评估,做好区域优选,上下游联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提高海外项目经营效益,保证海外投资安全,这样我国的能源安全才会有可靠保障。
  第三,非常规油气方面,要做好开发前的宏观调控和技术攻关。在这方面要着重做到以下几点:(一)要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对于企业进入非常规油气开发制定详细的政策,对于开发可能造成的环境危害,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好防范。在开发前期,要注重研究制定相应的环保法规和标准,加强开发过程中的监管和检查,一定要避免重蹈“先污染后治理”覆辙。(二)要做好技术攻关。适时建立相关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增加对非常规油气开发核心技术研究的人力物力投入,加强对国外成熟核心开发技术和核心技术人才的引进,切实做好引进、吸收再创造的工作,快速缩短我国与国外的技术差距,在节水和环保措施上也要做好相应技术的研发。(三)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企业引导机制。由于进入成本高,风险大,不可一味的鼓励企业投入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在这次油价下跌过程中,美国非常规油气开发商的破产就是教训。要在保证企业正常运转的前提下,循序渐进,引导企业做好风险防范,以防市场波动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四)做好试验试点工作,配套相关设施。我国资源状况复杂,非常规油气资源多分布于地形复杂、人口密集的区域,开采难度大,因此在开发之前要做好试验试点工作,完善周边基础设施建设。
  非常规油气的开发是影响全球能源格局的一个新的因素,这一影响是长期的、渐进的,美国的成功,也是在酝酿了多年之后才最终发生。就目前动荡的石油市场和中国国情来看,中国还是应该以常规油气开发为主,同时兼顾非常规油气的开发前的统筹工作,学习美国的成功经验,不盲目上马非常规油气开发项目,做好未雨绸缪,这样才能保证中国的能源安全和未来的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