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中心新闻 | “气候变化经济学之父”Nordhaus教授获诺贝尔…

“气候变化经济学之父”Nordhaus教授获诺贝尔经济科学奖

作者:ceep    来源:ceep    日期:2018-10-09

 

  耶鲁大学经济系和环境学院双聘教授William D. Nordhaus因“把气候变化集成到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中”作出的杰出贡献获得了2018年诺贝尔经济科学奖。

 

  独立思考的精神
  Nordhaus教授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在技术进步、政治经济周期研究方面就已功成名就、享誉经济学界。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布了《增长的极限》研究报告,给人类敲响了资源环境问题警钟。但是,该报告在逻辑思路、数据处理、经验证据等方面存在诸多不严谨之处。为此,Nourhaus提笔写了一篇很长的质疑文章。他在文中既有理有据、也措辞严厉。也正是从那时起,Nordhaus将其研究重心转移到了能源与气候变化问题上,并持续到今天。
  2006年,英国政府发布了《斯特恩报告》,向世界警告气候变化的严重威胁,引起极大反响。但是,该报告所依据的IAM模型在贴现率、消费弹性等关键参数选取方面存在诸多争议。Nordhaus再次提笔,在极短时间内写了一篇很长的质疑文章。从那时起,气候变化经济学成了经济学的热点领域之一,但Nordhaus在此已耕耘了三十余年。

  开创性的工作
  1972年,美苏两国合作主导成立了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能源、资源与气候变化是当时该所的重点支持领域。Nordhaus教授1974-1975年在该所访问研究。他在那里发表了《我们能否控制碳排放》的工作论文,开创了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IAM)研究,开创了气候变化经济学。这是气候经济建模领域的第一篇论文,他也因此被誉为“气候变化经济学之父(the father of climate change economics)”。
  Nordhaus教授将最优控制方法应用到气候变化综合评估建模中,形成了DICE模型。他在索罗经济增长模型的基础上,引入大气碳存量(碳浓度)状态转移方程,耦合自然系统(气候系统),并构建反馈函数(气候损失),形成了一个闭环的气候经济模型系统,实现了经济模块与气候模块的硬链接,给出了权衡长期经济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的最优路径,给出了不同时间段、反映“轻重缓急”的应对方案。这是源自他早期的政治经济周期建模思路,但更为复杂。之后,他与杨自力(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兼职教授)合作,把DICE模型拓展到了多区域(国家),形成了RICE模型。RICE模型的革命性是引入了国家或区域间的博弈机制。在RICE模型中,各国有自己的福利函数和约束条件,全球碳排放空间是公共品,各国在制定自己的减排和适应策略时也要考虑别国的策略,并互相考虑。他们1996年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上的RICE模型论文,实际上在部分程度上构筑了2015年《巴黎协定》中关于自主贡献机制的科学基础。

  经济学与其他学科交叉
  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IAM)是以经济系统为基础,并耦合了自然系统,而不是反过来。Nordhaus教授是经济学教授,并曾担任美国经济学会会长。正如此次诺奖公告所表述的,他的获奖原因是“把气候变化集成到长期宏观经济分析”,是把气候变化内生到长期宏观经济增长模型中。因此,IAM的核心是宏观经济模块。
  IAM研究又是典型的交叉学科研究,除了需要坚实的经济科学理论,需要最优控制、数学规划等运筹与管理科学方法,还需要地球系统科学等自然科学知识,同时涉及国际气候治理与气候谈判等政治科学知识。Nordhaus还是耶鲁大学环境学院教授。他是美国科学院院士,但主要是列在“应用生物、农业与环境科学部”,其次是“行为与社会科学部”。

  坚持正确的选择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气候变化经济学还是一个非常冷门、非常“偏”,甚至被认为不太“入流”的研究领域。Nordhaus从自己擅长的“主流”的宏观经济领域转到气候变化经济学、转到气候变化综合评估建模领域,并已经坚持了近半个世纪。这既反映了他远见卓识,也体现了他的勇气和定力。

  透明严谨的研究工作
  构建IAM模型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由于种种原因,大多数建模者不愿意完全公布其模型的技术和参数细节。这造成他人难以重现模型结果,造成学者间难以充分交流。但Nordhaus开诚布公,他开创的DICE/RICE模型是完全透明、结果可重现的,数据和源代码完整公布到网上。他的建模工作极为严谨,这是大多数IAM模型难以比拟的。在没有更多可靠信息的情况下,他崇尚简洁的建模思路。

  不受外界干扰
  Nordhaus教授及其合作者构建的DICE/RICE模型,兼有重大理论创新和重要实践应用的成分,横跨多个学科领域,逻辑清晰、结构简洁精致,跟随者一般难以在此基础上模仿形成批量论文。这正反映了Nordhaus研究工作的深度和系统性。如果从他的DICE/RICE论文被引用次数来看,相对于其他大多数获奖者,不算很多,单篇不过700次(Web of Science数据)。顶级经济学家是完全不关心包括影响因子、引用次数在内的各种数量评价体系的,是完全不受这些外界因素干扰的。


  Nordhaus在其他领域还有很多建树和贡献,例如国民经济核算、经济地理,他接手了更新了《经济学》教科书(合著者Paul Samuelson)等等。与Nordhaus共同获奖的是Paul Romer教授,他们的获奖领域是“长期宏观经济学”。Nordhaus把气候变化内生到了长期经济增长模型中,Romer把技术进步内生化了。后来的IAM追随者中,有同时把气候变化和技术进步内生到增长模型中。把合作博弈机制纳入IAM中也是当前的重要研究方向。气候变化经济学在经济学领域占有重要地位,有大量顶级经济学家在从事气候变化的研究工作。例如,已故的诺贝尔经济科学奖获得者Thomas Schelling, Elinor Ostrom长期从事气候冲突、协调和环境治理领域的研究工作,Kenneth Arrow在晚期主要致力于气候变化研究。

  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牵头承担了国家重点研究计划项目“气候变化经济影响综合评估模式研究”,致力于研发“中国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C3IAM)”,其中的C3IAM/EcOp模块是在RICE基础上的工作。北京理工大学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与Nordhaus教授团队合作开展气候变化研究项目(YCCRP),旨在进一步拓展和深化气候变化综合评估建模研究。

 

相关资料
1. 诺贝尔基金会网站https://www.nobelprize.org/
2. 威廉·诺德豪斯个人主页:该是 https://economics.yale.edu/people/william-d-nordhaus
3. Y.-M. Wei*, R. Han, Q.-M. Liang, B-Y. Yu, Y.-F. Yao, M.-M. Xue, K. Zhang,L.-J. Liu, J. Peng, P. Yang, Z-F. Mi, Y.-F. Du, C. Wang, J.-J. Chang, Q.-R. Yang, Z. Yang, et al., 2018. An integrated assessment of INDCs under Shared Socioeconomic Pathways: an implementation of C3IAM. Natural Hazards, 92(2), pp 585-618 (https://doi.org/10.1007/s11069-018-3297-9).
4. Y.-M. Wei*, Z.-F. Mi, Z.-M. Huang, 2015. Climate policy modeling: an online SCI-E and SSCI based literature review. OMEGA–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Science. 57, pp 70-84 (https://doi.org/10.1016/j.omega.2014.10.011).

5. 魏一鸣, 米志付, 张皓. 2013. 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研究新进展.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 33(8), pp 1905-1915 (http://doi.org/10.3969/j.issn.1000-6788.2013.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