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每周能源新闻 | 中石油助推中国海外能源交易 新能源发展驶入…

中石油助推中国海外能源交易 新能源发展驶入“快车道”

作者:ceep    来源:ceep    日期:2009-04-26

 ——一周能源新闻综述(2009/04/26)
 
 
 
青海拉西瓦水电站外景
(图片来源:中国能源网)
 
  本周,中石油以非金融机构身份境内首发10亿美元债券,境外向哈萨克斯坦国家油气股份公司提供50亿美元贷款,促进了中哈石油换贷款协议的签署及《中俄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的生效。新能源方面,美国时代周刊指出美国生物燃料公司存在泡沫;奥巴马推出开发海上新能源计划;德国大力发展混合可再生能源电厂;中国黄河流域最大水力发电站—青海拉西瓦水力发电站正式并网发电;中广核巨资打造“核电王国”;补贴政策终落实,中国太阳能迎来发展契机。最后,电监会人士指出,中国电力市场建设时机已成熟,电价调整外部条件也已具备,电价调整恐难再逃避。
 
中石油境内首发美元债券,境外放贷,助推中国海外能源交易
 
  中石油境内首发美元债券。在外资机构发行人民币债券的尝试尚未有结果之时,中资机构发行外币债的大门已经悄悄打开。据悉,中石油近日将发行规模为10亿美元的非金融机构美元债,这也将成为我国非金融机构在境内发行的首只外币债。这只美元债将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为三年期浮息债,计划发行额度30亿美元,首期发行10亿美元,由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包销。市场预期发行利率将以六个月美元Libor为基准加100个基点。
  尽管非金融企业发行境内美元债尚属首例,但此前,已有金融机构发行美元债的先例。据资料显示,2008年底,国家开发银行曾发行2亿美元的两年期美元债,票面利率是以六个月美元Libor为基准加50个基点,由北京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和华夏银行承销。
  中石油海外放贷助推中国海外能源交易。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国正在向急需资金的各国政府提供贷款,在全球大举锁定能源资源。哈萨克斯坦总统上周五访问中国期间宣布与中国达成了一项100亿美元的石油换贷款协议。根据协议,中石油将向哈萨克斯坦国家油气股份公司提供50亿美元贷款,换得未来项目的优先权益;中国进出口银行将向哈萨克斯坦发展银行(Development Bank)提供50亿美元贷款,用于投资基础设施建设。
  今年以来,中国已经与俄罗斯、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国的国有石油公司达成了数项类似协议。今年2月,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曾向俄罗斯最大的国家石油公司OAO Rosneft和输油管道运营商OAO Transneft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融资协议。作为交换,俄罗斯将通过一条目前正在修建的输油管道向中国每天提供大约30万桶石油。
  中俄能源合作协议生效。 4月21日,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人民大会堂同俄罗斯副总理谢钦举行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四次会晤,共同签署了《中俄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双方关于管道建设、原油贸易、贷款等一揽子合作协议随即生效。
王岐山指出,双方签署石油领域合作协议,标志着两国能源合作实现重大突破。这在当前国际金融危机持续蔓延的背景下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充分体现了双方加强合作、共克时艰的意愿和决心,为两国在该领域开展全面、长期、稳定的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谢钦还指出,俄中签署石油领域合作政府间协议,推动两国能源合作迈上了新台阶,体现了俄中高度政治互信和两国战略协作的高水平,对促进两国各领域合作,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非常重要。俄中能源合作是系统、全面和长期的,符合各自的根本利益。
双方还探讨了天然气、核能、电力和煤炭等领域合作,一致同意积极推进能源领域大型合作项目,推动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面深入发展。
 
美国生物燃料存在泡沫,奥巴马推出开发海上可再生能源计划,新能源发展驶入 “快车道”
 
        美国生物燃料行业存在泡沫。最新一期美国《商业周刊》发表文章指出,美国的生物燃料行业存在泡沫。目前200多家公司都在利用五花八门的技术研制下一代生物燃料,但这背后却隐藏着令人不安的真相:用生物燃料取代石油是一项极为艰巨的任务,甚至随着这一行业的发展,许多公司,或许是大多数公司都将难以幸存。
  行业管理人员承认,他们无法完成在2010年提供1亿加仑生物燃料的目标,也不太可能完成2022年的目标。因为这不仅需要建立数以百计的燃料工厂(每座工厂耗资5亿美元或更多),而且需要在每座工厂周围建起数千英亩能源作物牧场。
  当然文章也指出,这些困难并不意味着先进的生物燃料不会出现,或者说它们在与气候变化的斗争中不会发挥关键作用,但所有这一切的发生要比许多风险资本家所说的慢得多。最有可能成为胜利者的将是那些财力雄厚并有足够耐心的企业,例如壳牌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杜邦公司、农业巨头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或少数用制药等别的行业的利润作为启动资金的企业。至于其它,比如目前在建的示范生物燃料提炼厂,则更像高风险的试验,而不像在商业生物燃料生产过程中迈出的一步。
  更重要的是,文章指出用生物燃料取代一部分汽油将使汽油需求急剧减少,这反过来会引起汽油价格急跌,从而减弱生物燃料的竞争力。
   奥巴马推出开发海上可再生能源计划。4月2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政府将授权租赁联邦水域用于可再生能源计划,以此作为政府建立新清洁能源工业和减轻美国对石油依赖性的全面议程的一部分。
  奥巴马表示,该计划将为清洁能源领域新投资铺路。他称,新泽西州和特拉华州海上风能项目有着巨大的潜能,如果能充分利用这些风能,到2030年将能满足美国近20%的电力需求,并创造25万个就业岗位。
  德国大力发展混合可再生能源电厂。4月2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了位于勃兰登堡州普伦茨劳的德国首座风能、氢能、生物质能和太阳能混合能源电厂的奠基仪式。到2010年,这座投资2100万欧元的电厂将可生产6兆瓦的电力。
  这座电厂的工作原理是,将利用风能生产的电一部分直接并入电网,一部分用来电解水生产氢能,并通过储氢装置存储起来,以备风力不足时作为补充能源。当风力发电机受天气影响无法满负荷运转时,用储存的氢气和生物质气体作为燃料,通过两台热电装置供应补充电能。存储的氢不仅可以直接生产电,还可以作为机动车燃料,供应附近计划中的氢燃料供应站。
  根据地域地理条件的差异,德国混合可再生能源电厂设计了多种模式,德国巴登—符滕堡州的瑙里德也计划在2011年建成一座地热和生物质能混合电厂,当地拥有丰富的地热和生物质资源,2009年末将启动地热钻井,混合可再生能源电厂的设计生产能力为5.6兆瓦。另外,德国北海边的培尔沃也准备建造风能和太阳能混合电厂,冬天主要利用风能,夏天主要利用太阳能。
  新型可再生能源混合电厂可以克服利用单一可再生能源的不足,使替代化石能源计划变得更加切实可行。
  黄河流域最大发电站正式并网发电。黄河流域装机容量最大、发电量最多的水电站——青海拉西瓦水电站首批发电机组在完成调试后,日前正式并网发电,并通过拉西瓦--官厅、拉西瓦—西宁两条750千伏输电线路向西北电网输送电能。
  拉西瓦水电站位于青海省贵德县与贵南县交界的黄河干流上,是黄河流域装机容量最大、大坝最高、发电量最多、单位千瓦造价最低的水电站,也是“西电东送”北通道的骨干电源和关键工程。该水电站安装6台单机容量700兆瓦混流式水轮发电机组,装机容量4200兆瓦,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约102.23亿千瓦时,保证出力99万千瓦,额定水头205米。
  中广核巨资打造“核电王国”。作为国家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影响、加大投资力度、优化经济结构、拉动内需的重要部署,2008年以来,我国核电建设步伐明显加快。其中,以在国内核电开发中占主导地位的中广核最为明显。拥有400万千瓦核电发电机组、多个新建核电项目的中国广东核电集团今年频频出手,投入巨资打造“核电王国”:3月中旬,中广核集团宣布,今年将用总额超过300亿元的投资建设其下属各核电项目工程;4月18日,该公司再出“重拳”,成立国内首家由企业发起并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产业基金,募集资金70亿元,发展核电等清洁能源及相关产业。一系列投资计划和实施以及多个核电项目的开工建设,不仅是我国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举措,更是国内核电建设驶入“快车道”的重要标志。
  来自中广核集团的统计数据显示,到今年2月底,中广核集团开工建设的岭澳核电站二期、辽宁红沿河核电站、福建宁德核电站、阳江核电站等项目,总计超过1700万千瓦核电机组,容量占目前全国已核准在建核电机组的70%以上,位居世界第一。
补贴落实,太阳能企业瞄准中国。4月20日,财政部发布了《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申报指南》,明确将对三类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进行补贴,最高补贴标准分为20元/瓦和15元/瓦两个档次。
  据不完全统计,在A股的上市公司中,其业务涉及太阳能业务的主要有拓日新能、天威保变、交大南洋、力诺太阳等十余家公司。而值得关注的是,这些企业的主要客户均来自国外,“国内市场目前尚处于待开发阶段”,拓日新能证券代表简金英表示,“目前,国内消费者对于太阳能光电设备的认可程度比较低。” 
  虽然涉及太阳能业务的上市公司,均表示目前尚难以看出管理层出台的该项政策能给公司的业绩带来多大的帮助。但是,由于国内巨大的消费市场,或将导致部分投资国外的企业将方向转向国内。
 
电力交易市场建设条件成熟,电价调整恐难逃避
 
  中国建电力交易市场条件成熟。4月21日,电监会人士透露,《关于加快电力市场建设意见》和《关于推进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电能双边交易工作的通知》两个文件正在起草和修改过程中,不日将提交国务院审议。
  据悉,电监会还将在近期推动内蒙古和福建电力双边交易试点,力争上半年启动部分省区平台试点。该人士表示,当前,深化电力改革,建立电力市场的条件基本成熟,电力企业和电力用户迫切要求建立电能交易的市场机制。
  此外,电监会21日公布的《2008年电力企业执行许可制度情况监管报告》在监管建议中提出,今年将以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为契机,加快推进电网企业主多分离改革,促进主业与多种经营企业在人、财、物上彻底分开。
  国内电价调整势在必行。电价调还是不调已被重新摆上议事日程,原因就在于推进电价改革正面临一个难得的时机。
  一方面,电价问题积弊已久,形势所逼,不宜再拖。2002年以来,我国的电煤价格是放开的,但电价却是政府管制的。从2002年至今,电煤价格已经累计上涨了二至三倍,而同期电价只提高了不到40%。
  “市场煤、计划电”所引发的价格扭曲在2008年体现地尤为充分。2008年上半年,电煤价格大幅上涨,而电价却依然不变,使得整个电力行业几乎全行业亏损,虽然政府在7月1日和8月20日两次上调了电价,但仍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推进电价改革的外部条件已经具备。近两年,电价改革之所以举步维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生产要素价格指数(PPI)偏高,政府担心如果进行电价改革,可能会加剧通货膨胀。而现在的情况是,今年2、3月份的CPI和PPI均为负数。CPI、PPI指数的双双回落为电价改革带来了契机。
 
结束语
 
  总之,中国在能源领域加大了拓展力度。首先,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中国政府通过向急需资金国家输送贷款的方式,在全球锁定能源资源,赢得了多份贷款换石油协议。其次,在新能源方面,国内新能源发展迎来了新一轮的春天,黄河流域最大水力发电站正式并网发电;中广核巨资打造“核电王国”,岭澳核电站二期,将成为我国首座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自主运营的百万千瓦级核电站;太阳能补助政策终落实,中国太阳能企业迎来新一轮发展契机。电力方面,中国建立电力交易市场条件已成熟,电价调整外部条件也已具备,僵持不下的电价改革恐将取得突破。相信中国未来的能源之路会越走越远。(资料来源:中国能源网,中国能源信息网,国际能源网,搜狐网)
(编写  潘仁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