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每周能源新闻 | [12/29]日本企业瞄准中国二手车载电池市场,…

[12/29]日本企业瞄准中国二手车载电池市场,生态光伏一边发电一边治沙

作者:王康康    来源:ceep    日期:2020-01-05

一周能源要闻回顾

日本企业瞄准中国二手车载电池市场,生态光伏一边发电一边治沙

(2019/12/23-2019/12/29)

国际新闻

1. 日本企业瞄准中国二手车载电池市场

  《日本经济新闻》12月25日刊载题为《二手车载电池争夺战》的报道称,日本丸红公司与中国电动汽车(EV)新兴制造商拜腾进行资本合作。丸红的目的是确保获得使用完毕的车载电池。而伊藤忠商事也与中国最大的EV制造商比亚迪携手,谋求将废旧车载电池改造成大型蓄电池。

  车载锂电池使用寿命一般为8至10年,但即使到达使用寿命,作为家用蓄电池仍然具备足够能力。废旧车载锂电池蓄电能力是新品的60%至80%,可以使用5到10年。

  报道称,在循环利用中国制造的EV电池方面,伊藤忠商事走在前列。伊藤忠计划从2020年启动回收利用业务,从比亚迪获得废旧车载电池。伊藤忠计划在40英尺(约合12.2米)的集装箱内安装16至20套废旧车载电池,重新制成蓄电池,提供100户家庭一天所需电力。

2. 马德里大会未取得实质进展

  12月15日,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落下帷幕,会议围绕“建立全球碳信用交易机制”展开,是《巴黎气候协定》的最后一步。然而,因谈判各方分歧严重,大会未就《巴黎协定》第六条实施细则谈判这条核心任务达成共识。会议并未取得有效进展。

  在马德里会议期间,新一届欧盟欧盟委员会正式提出野心勃勃的“绿色新政”,提出欧洲要在2050年之前建成全球首个“碳中和”(即碳净排放量降为零,也称气候中性climate-neutral)的大洲。债务危机之后,欧洲经济陷入低迷;英国脱欧更是动摇欧洲一体化前景。因此,欧洲向绿色经济转型,不仅是响应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适应气候变化倡议的需要,更是欧洲经济增长新引擎,同时占据国际竞争战略新高地和道义制高点。

3. 全球风电产业产值未来可达1万亿美元,海上风电或将改变能源格局

  据国际能源署报告,全球风能发电产业产值未来可达1万亿美元。风能发电业的产能每年将增长13%,2030年装机容量将达到20吉瓦。未来5年内预计有150个海上风电项目开始建设。国际能源署在最新报告中称,最大的海上风电场足以满足全球电力需求。

  海上风电场将向更深海域发展,海上浮式风电发电量在2040年可达世界电力需求的11倍。

  海上发电优势众多。首先,陆上风电场不会全天候进行风力发电,致容量因数相当低(容量因数指能源实际发电量占理论最大发电量的百分比)。而海上风电场的风力更强、源源不断,容量因数可达40%~50%。其次,美国、欧洲和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海上风电,冬季的发电量会增加,优于陆上风电和光伏发电。再次,海上风电可以有效避免大部分能源资源产业面临的陆地使用纠纷。

  另外,风电业的成本也会逐渐走低。2018年海上风电业的平均成本为140美元/兆瓦时,高于天然气、煤炭及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国际能源署认为,2030年海上风电成本就可降至60美元/兆瓦时,到2040年更可以降至45美元/兆瓦时。

国内新闻

1. 生态光伏一边发电一边治沙

内蒙古自治区达拉特旗光伏发电项目(图片来源:国家能源局)

  在光伏行业中,平价上网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平价之后的发展尤为重要。光伏产业与生态经济的融合发展,是一条可靠的可持续发展路径。2019年6月份,国家能源局确定内蒙古达拉特、吉林白城、江苏泗洪3个基地为第三期光伏发电领跑奖励激励基地,每个基地奖励激励规模为50万千瓦。达拉特旗光伏发电领跑奖励激励基地项目建成后,将与一期项目连成一体,成为全国最大的沙漠集中式光伏发电基地和世界最大的光伏治沙项目。

  产业协同使得光伏发电和治沙获得双赢。2019年8月18日,内蒙古达拉特旗政府网站发布了“达拉特旗光伏发电领跑奖励激励基地2019年竞争优选申报企业信息公示表”,其中,最低申报电价为0.24元/千瓦时,这一价格已远低于当地火电标杆电价,刷新国内光伏发电报价的新纪录。

2. 四川水电累计送电量突破1万亿千瓦时

  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2019年12月25日下午宣布:根据最新结算数据显示,四川水电全口径外送电量在11月底累计突破1万亿千瓦时大关,达到10093亿千瓦时,相当于10个三峡水电站的年发电量。同时,四川电网跨省最大外送能力超过3000万千瓦,居全国第一。

  自1998年四川电网开始向省外送电起,22年来四川外送的清洁电能相当于为华东、华中地区累计减少电煤消耗约4亿吨,减排二氧化碳约10亿吨、二氧化硫约800万吨、氮氧化物约150万吨。截至2019年11月,四川水电装机容量已达到7839万千瓦,既有外送通道已无法满足水电开发形势,新一轮外送通道建设正在推动。除了已经全面开工的雅中-江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外,白鹤滩-江苏、白鹤滩-浙江特高压工程直流输电工程正在办理相关建设手续。

3. 化学储能有待重视

  在《中国科学报》的采访中,杨裕生提到,如果发展大规模化学储能技术,就有望彻底解决弃风、弃光问题。与物理储能相比,化学储能技术能量转换效率更高。抽水蓄能技术能量转化率在70%到75%之间,在物理储能中排在首位,而化学储能则通常都在85%以上,甚至达到90%以上。

  杨裕生建议,储能技术的利用首先考虑安全。对于锂离子电池的大规模储能使用要慎重,最好还是用铅炭电池。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严重火灾。另外,电力系统存在过时观念,认为化学储能成本高。实际上,近年来电池的价格和寿命都有了很大的改善,无论是锂离子电池还是铅炭电池,现在一度电经过化学储能的加价只有大约0.3元左右。

4. 中国氢能发展应谨慎慢行

  2018年被称为中国氢能元年。目前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山东等地初步实现小规模示范应用。10月11日召开的国家能源委会议提出探索推进氢能商业化路径,业界对此应高度重视。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张晓强表示,当前我国氢能发展还存在很多问题:一是国家层面缺乏统筹规划,对于氢能的定位尚不明晰。二是关键核心技术设备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自主创新能力较弱。三是高成本问题。氢能发展要放在能源中长期发展战略,以及到2030年碳排放达峰的大前提下考虑。

  首先,应考虑及时出台氢能发展的相关指导意见,完善政策体系,为发展创造好的制度环境,并研究编制指导氢能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其次,应优化我国科技研发体制,通过产业联盟、创新平台等形式,组织产业链龙头企业进行联合攻关。再次,推进试点示范,实现合理布局。

(主要新闻来源:环球网、国际能源网、国家能源局、中国能源网、新华网、能源界)